当前位置:头头体育 > 头头电子竞技官网 > 庭院深深待春来

庭院深深待春来

作者: 头头体育|来源: http://www.getappicon.net|栏目:头头电子竞技官网    

 

    文章关键词:

头头体育

,庭院深深

  □王德琬张美荣报道 6月29日,白仲锦在益民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土豆地里收装土豆。

  老实憨厚的白仲锦上有8旬老母,下有两个上学的孩子,妻子还患有重病,长年治病花费巨大,就一个男劳力,挣多少钱似乎都不够花。但白仲锦不甘于向贫困低头,在他看来这是最有辱尊严的事,他用不够宽阔的肩膀挑起家庭重担,用勤劳的双手为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吃力却又坚定地掌着舵。

  轰隆隆的机械作业声越来越近,循声望去,一台手扶式土豆收获机来回穿梭在田间,将松软的土地翻动起来。劳作其中的人们双脚都结结实实地陷进地里,鞋里也灌进了黄土。刨、挖、装袋……白仲锦和工友们顶着艳阳劳作,汗流浃背。“虽然穷了大半辈子,但我明白一个理,挣钱要靠双手,做人做事脚踏实地,这日子才能一天比一天好。”他说。

  父亲去世得早,留下母亲相依为命,靠着三亩地糊口。1995年,白仲锦与邻村的李梅喜结连理,并相继有了一女一儿。“老婆、孩子、热炕头”,这正是白仲锦希冀的家的样子,可接下来的日子并不尽如人意。

  在小儿子两岁多时,患类风湿性关节炎十多年的李梅,因长期大量服用激素类药物,导致双侧股骨头坏死,竟瘫痪在床。尽管白仲锦带她四处求医,但最终李梅还是架起双拐,丧失了劳动能力,并成了家里的“药篓子”。“为治病欠下的钱都还没还清,哪还敢再去医院?只能在药店买点消炎止疼、活血化瘀的药,一年光吃药就得花五六千块钱。”白仲锦很是心疼妻子,他时常自言自语地说:“媳妇不吃药不行,浑身疼得受不了。”

  下午,记者见到了李梅,长期的病痛将李梅折磨得脸色蜡黄,眼圈乌黑。“疼得睡不好觉,最近病情加重,妹妹硬带我去城里看医生。”同时,李梅带回来一个让白仲锦又惊又喜的消息,“医生说我已经到了股骨头晚期,可以置双侧换股骨头。毕竟年轻,不换可惜了。”但提起费用,李梅欲言又止,终于鼓起勇气说:“最起码得十一二万。”瞬间,白仲锦高兴的眼角眉梢又耷拉了下来。

  “这对我来说就是天文数字,闺女上大学,一年下来学费和生活费得一万多,小子在20多里地外上初中,午饭不在家吃,年年也得小两千,我没有丁点儿积蓄。”白仲锦和陈梅都陷入沉思,空气凝固得让人窒息。

  6月30日凌晨3点,白仲锦悄悄起床,拿着一个掉了色的旧帆布包,匆匆装了一杯水就出门了。他进了村委会大院,径直向一辆清扫车走去,原来,白仲锦还担任着村里的保洁员工作。“一个村四个保洁员,我负责东南片区。”白仲锦认为,能成为保洁员是村里对他的特殊照顾。多打份工就多一份收入,白仲锦说,他有劳动能力,不怕出力。

  李成申告诉记者,从2014年精准扶贫工作开展后,村里的益民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便在大安镇政府的积极引导下,吸纳17名贫困群众打工,除了提高工资待遇外,平时经常分发蔬菜,逢年过节还走访慰问。今年3月,该合作社还被镇里挂牌成为“大安镇就业扶贫基地”,将获得10万至20万元的无息贷款。该镇分管扶贫工作的副镇长郭延营介绍,大安镇精准扶贫工作注重“输血”与“造血”相结合,注重“雪中送炭”与“授人以渔”相结合。“我们为白仲锦一家办理了低保,一家五口一个月能领到1000余元;并为劳动者争取和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。在合作社打工,像白仲锦一样的长期工一天工钱40元,一年能工作200多天。”

  政府扶贫兜住了白仲锦一家的饭碗,亲戚朋友也没少接济白仲锦。当天下午4点半,一辆电动三轮车停在白仲锦家门前,从车上走下两位白发老人,他们就是白仲锦的岳父母,都已是73岁的老人,女儿失去劳动能力后,他们三天两头过来帮女儿女婿收拾家。“这几天玉米间苗,女婿活太多,我们来帮忙拾掇拾掇地里活。”临近晚饭时间,他们并不留下吃饭,李梅也没强留:“老人习惯了,从不空手来,也从不留下吃饭,都在为我节省。”看着父母远去的背影,李梅眼圈泛红:“我这病身子不能在父母跟前伺候,没报答父母养育之恩,还连累二老为我操劳。”

  月季、杜鹃、香草……四五十盆花草整齐地摆满庭院,白仲锦知道李梅喜欢花,有时村镇绿化时被淘汰下来的植物总会被他捡回家,再由岳父母帮忙培植在土里,有了花草的映衬,庭院显得生机勃勃,但对于这个家庭来说,入不敷出还是最基本的常态,真正的“春天”究竟啥时候才能到来?

  晚上8点,夜幕降临,白仲锦拖着疲惫的身体返回家,打个招呼便一屁股坐在八仙椅上闭目养神。昏暗的灯光与沉默不语的男主人把人逼出房屋。李梅一点一点地挪到家门口:“家里有社会捐赠的轮椅,我也特别想让他推着我到村里转转,可他累啊,这么多活全是他一个人干,你看累得他饭都不想吃。”

  正说着,李梅的手机响了,看到手机屏幕的一刹,李梅嘴角上扬,露出欣慰的微笑,“是女儿打来的。”电话那头,在省内某医科大学读书的女儿责备母亲又一个人出门,“不是说了您这病要少活动吗,又不听话。”

  在李梅心里,懂事听话的女儿是她的骄傲。“我刚得病时,女儿刚上初中,小小年纪挑水做饭洗衣服,不让我干一点活。每天早上五点起床,给我把一天用的柴火堆好,将水缸也盛满水,再去上学……”说到这,李梅再也抑制不住,哭了起来。“每当我看见妈妈被病痛折磨时,我的心就像被刀切一样疼。”李梅的女儿对记者说,2012年高考,她毅然决然地报考了医科大学,就是要治好妈妈的病,不让妈妈痛苦。

  在采访过程中,当提到一重又一重的困难摆在眼前时,白仲锦和李梅总是使劲平复情绪,不让眼泪决堤。在白仲锦夫妇看来,向贫困低头最是伤自尊,但为了感动而掉泪不丢人。临睡前,夫妻俩在庭院里借着月光说着不常说的知心话:“小子又被评为学校的优秀学生了,咱砸锅卖铁也得把他供上大学。”白仲锦坚定地说。李梅也附和着:“两个孩子这么懂事争气,真是咱俩的福气,再苦再累又算什么,孩子就是我们家的希望和明天。”

文章标签: 头头体育 ,庭院深深

上一篇:庭院深深寓乡愁——浦东新区“美丽庭院”建设

下一篇:突出重围的点评鉴赏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

随机文章

Tags标签